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李大仙快报黑白图 >

太平天国的失败原因其实不在洪秀全而是另有其人

出处:本站原创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1-14   

  1856年上半年,太平天国的军队西征和天京破围战的这一胜利,使太平天国在军事层面上步入了全盛时期。

  、各自通过家族、亲戚、部属等关系,结党营私,力图巩固和扩大自身的政治势力。而其实太平天国最后走向失败,其实原因本不在洪秀全,而是另有其人。

  的杨秀清则大力培植亲信,建立起庞大的东王府,成为天朝之外的又一个“天朝”。杨秀清自恃功高,独断专行,威风张扬而不知自忌。一方面,他假托天父下凡,以洪秀全苛责女官等小事为借口,要求杖责洪秀全。韦昌辉等人再三恳请开恩赦免和代为受杖,均遭拒绝。随后,杨秀清更以“良臣良弟”的身份登朝劝慰,洪秀全妥协退让,破例在金龙殿设宴招待杨秀清。另一方面,又对韦昌辉等王侯加意防范,常以严刑峻法严惩下属官员。杨秀清既威逼天王,又肆意压制和折辱其他王侯及高级将领,招致诸多不满,领导集团内部郁积已久的矛盾迅速激化。其中,洪秀全因不甘大权旁落,与杨秀清的关系日趋紧张;韦昌辉表面上采取韬晦之计,对杨秀清曲意逢迎,实则献媚于洪秀全,深得信任,伺机报复。

  1856年6月,太平军攻破江南大营,天京城围暂时解除,杨秀清乘机扩大权势。8月,他以天父附体为名,公然逼迫洪秀全到东王府封自己为万岁。面对杨秀清的居功逼封,洪秀全一改以往坚忍不怒的态度,一面答应在9月23日正式册封万岁,一面在天王府设防自卫,并密令在江西、湖北和镇江前线指挥作战的韦昌辉、石达开、秦日纲立即回京“勤王”。自此,太平天国领导集团正式决裂。

  9月1日,韦昌辉率领亲兵三千余人,从江西秘密赶回天京。他与秦日纲部会合,在城内要塞严密布防,对东王府发动突然袭击。杨秀清猝不及防,东王府眷属及其侍从于次日晨全部被杀。杨秀清死后,韦昌辉又大肆搜捕和屠杀东王府余党,杨秀清部属及无辜军民两万余人惨遭杀害。经此一役,韦昌辉实际控制天京,总揽军政大权,专横粗暴尤胜于前。9月中旬,石达开从湖北赶至天京,斥责韦昌辉滥杀无辜。韦昌辉为了独揽大权,意图诛杀石达开。石达开闻讯后,连夜缒城逃走。韦昌辉将其留在天京的家属全部杀害,并派秦日纲率兵追击。随后,石达开在安庆起兵讨韦。洪秀全下令停止滥杀,韦昌辉竟然派兵围攻天王府,天京城内一片混乱。

  11月初,石达开大兵压境,天京军民群起反韦。洪秀全率领全朝文武,在两天之内处死韦昌辉、秦日纲及其心腹二百多人,平息了长达两个多月的血腥屠杀。

  11月底,石达开应召回京辅政,受到朝内文武百官的拥戴,威望日增。经过杨秀清和韦昌辉事件后,洪秀全唯恐石达开变成又一个杨秀清,对石达开疑忌重重,虽任命石达开为通军主将,总理政务,却“不授以兵事,留城中不使出”16;同时封其长兄洪仁发为安王,次兄洪仁达为福王,借以牵制石达开。石达开对此十分不满,既不肯委曲求全,又恐遭暗害,遂于1857年6月率领十万精兵负气出走,誓不回京。石达开拥兵自重,至1861年年底,先后转战于江西、浙江、福建、湖南、广西、湖北、贵州、云南、四川九省。由于脱离后方基地,石达开部孤军作战,陷入被动局面。

  1863年5月中旬,石达开率军四万余人,准备抢渡大渡河,直取成都。但遭清军围困,进退维谷,陷入绝境。最后石达开被俘,于6月25日被凌迟处死。

  天京事变和领导集团的内证,是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转折点。第一,它瓦解了太平天国的领导核心,除洪秀全之外,当年起兵的诸王无一幸存。天朝内部一无佐政之将,二无肯信之臣,单凭洪秀全一己之力,势难重振朝纲。从此,太平天国前期令出如山、指挥统一的情况不复存在,代之而起的是朝政紊乱不堪的局面。第二,它宣告了太平天国政治理想和宗教信仰的破产。天京事变发生在素以兄弟相称的领导者之间,使人心离散,军队士气低落。广大民众对建立人人平等的地上天国的政治理想表示怀疑,对天国上帝的宗教信仰发生了动摇。第三,韦昌辉的血腥屠杀和石达开的离京出走,使太平军势力大大削弱。太平天国兵力严重不足,被迫停止东西两线的进攻。清军则纠集力量,伺机反攻。在西线,湘军顺江东下,先后攻占武昌、汉阳、九江等地,进逼安庆;在东线,清军重建江南、江北大营,截断交通和粮道,围困天京。至此,天京上游除安庆以外的重要据点全部失守,太平天国被迫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。

  天京事变后,太平天国内外交困,形势十分危急。为扭转危局,洪秀全自任军师,亲临朝政。

  1857年10月,封蒙得恩为正掌率,总理政事,同时又提拔青年将领陈玉成、李秀成等人,主持军事。陈玉成(1837-1862)和李秀成(1823-1864)都是广西藤县人,出身贫苦,早年参加太平军,英勇善战,成为太平天国的杰出将领。在重建领导核心的同时,洪秀全出于维系上帝信仰和团结杨秀清旧部的需要,为东王杨秀清恢复名誉,实际上也突出了天王的权威。次年,洪秀全恢复五军主将制,授命陈玉成为前军主将,李秀成为后军主将,李世贤为左军主将,韦俊为右军主将,蒙得恩为中军主将。太平天国新的领导核心初步建立。

  与天京事变前相比,新的领导核心缺乏总揽全局、协调各方的施政能力。老臣蒙得恩虽深得洪秀全的信任,但受杨秀清压制多年,缺少政治经验和总理朝纲的才干,难负重任。陈玉成、李秀成、李世贤等人的军事经验较为丰富,虽有振兴天朝之志,但缺乏政治历练,无力主持全局,提出重振朝纲的军政方针。此外,高级将领间并无精诚合作之心,不少人“各守疆土,招兵固宠”,追求个人爵位和功名,“动以升迁为荣”。17右军主将韦俊后来甚至叛变投降。因此,这一领导集团的建立,虽使政事不一的紧张局势有所缓和,但天朝的内政问题并无多大起色。

  在重建领导核心的同时,太平天国开始组织军事反攻,以解除天京之围。1858年8月,陈玉成、李秀成召集太平军各路将领,在安徽枞阳镇召开军事会议,决定采取联合作战的方针,先集中兵力攻击江北大营,打通天京粮道。9月,陈玉成联合捻军,在安徽滁州与李秀成部会合,向东南挺进。9月27日,太平军攻破江北大营,占领浦口。陈玉成、李秀成分兵出击,连克江浦、六合、扬州等地,解除了江北清军对天京的封锁。为巩固京师重地,洪秀全将江浦地区改为天浦省,调派重兵驻守。

  当太平军主力在东线告捷时,湘军在安徽战场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。鲍超部进犯安庆,李续宾部攻占舒城、桐城等地后,围困庐州咽喉三河城。三河城是太平军的粮草、物资供应基地,军事、经济地位十分重要。11月初,陈玉成领兵救援,直趋白石山金牛镇,切断湘军退路。随后,李秀成也率部救援,屯扎白石山。11月10日,太平军联合行动,对孤立无援的李续宾部发起猛攻。经数日激战,太平军重创湘军,击毙湘军精锐六千余人和文武官员四百多人。鲍超部撤围退走,安庆之围不战而解。三河大捷后,太平军士气大振,乘势占领安徽北部、南部和江西的广大区域,暂时稳定了天京上游的战局,初步扭转了太平天国在军事上的被动局面。

  1859年4月,洪仁开从香港辗转到达天京。洪秀全大喜过望。洪仁开(1822-1864),号吉甫,广东花县人。是洪秀全同宗族弟,拜上帝会最早的信徒之一。金田起事后,洪仁开留居广东,迫于清军搜捕,从1852年起避居香港,在外国传教士处教授中文。他与外国传教士往来频繁,受基督教影响较深,同时也亲身接触到一些西方文化。这一生活经历对其政治思想影响较大。洪仁开的到来使洪秀全有所依靠。5月,洪秀全“不避朝贵,特加殊封”16,晋封洪仁开为军师,号为干王,总理朝政。为缓和天朝内部的不满情绪,安抚军中主将,洪秀全又晋封陈玉成为英王,李秀成是忠王,李世贤是侍王。至此之后,太平天国的全新的领导中枢大体上算是确立了。

  洪仁开主持朝政后,提出一项带有革新色彩的施政纲领《资政新篇》,经洪秀全核准批示后,通告全国。这一纲领主要涉及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外交等方面。

  在政治上,洪仁开强调政治革新的关键在于“设法”与“用人”,前者即制定法律、政治制度,后者即恰当地选拔和任用官吏。针对天朝内存在的宗派主义、分散主义现象,他主张消除朋党之弊,自上而下统一号令,加强中央集权;创办报纸,在各省设立不受一般官吏节制的新闻官和意见箱,同时发扬公议,广泛听取社会舆论和群众意见,以便沟通下情。

  在经济上,主张效法西方资本主义,开矿设厂,发展近代工矿业;制造火车、轮船,兴建铁路、公路,疏浚河道,发展近代交通运输业;创办银行,发行纸币,推广保险,发展金融业;设立邮局,发展邮政事业;明确提出保护私有财产,鼓励个人投资和创造发明,实行专利制度,提倡雇佣关系。

  在文化上,进行奖励市民们开办学馆和新闻馆,搞好教育和认知,再有就是组织人民群众组成公会和慈善组织,设立医院、跛盲聋哑院、鳏寡孤独院、礼拜堂、育婴堂等等;扫除庙宇寺观,革阴阳八煞,除九流堕民这些糟粕;提倡移风易俗,改革社会陋习,禁止溺弃婴、鸦片、使用奴仆和买卖人口;改革文风,提倡“文以纪实”“言责从心”的浅明文体。

  在外交上,主张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平等交往,自由通商,鼓励外国人在华投资,传授工艺和传教,但不得干涉天朝内政。《资政新篇》主张因地制宜、审时度势地效法西方,具有鲜明的资本主义色彩,符合当时中国社会走向近代的发展趋势,与《天朝田亩制度》绝对平均主义的理想相比,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治国方案。但它没有触及广大农民最关心的土地问题,更缺乏实行的客观条件,空想多于实际,只能是一纸空文,根本无法付诸实践,更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太平天国后期存在的严重问题。

  浦口、三河战役后,太平天国形势虽有所好转,但天京仍处于江南大营的包围之中。1860年初,洪仁开、李秀成在芜湖召开军事会议,决定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,疾攻江南大营的粮饷供应地杭州,分散清军兵力,然后再集中优势力量进攻江南大营。3月,李秀成率部攻占杭州,迫使江南大营分兵驰援,随后又主动撤兵,回师天京。4月底,李秀成、陈玉成、杨辅清等五路大军对江南大营发起猛攻。5月初,太平军攻破清军营垒五十余座,彻底摧毁江南大营,解了天京之围。

  天京外围战结束后,洪秀全主持召开高级将领会议,确定先东取苏浙、后援安庆的战略计划。5月至6月间,太平军席卷江南,连克丹阳、常州、无锡、苏州、嘉兴、松江等苏南重镇,前锋进逼上海。上海告急,促使西方国家完全抛弃“中立”之名,公开宣布协助清军,并与江苏巡抚薛焕等人合力组建洋枪队。7月,李秀成率兵进攻上海,在外国势力的武装干涉下,受挫撤退。陈玉成也率部攻入浙江,连克安吉、临安、余杭等地。8月初,进至杭州卖鱼桥。在西线,湘军趁太平军东征之际,加紧围攻安庆。

  9月,战略要地安庆形势危急,洪秀全召集各路太平军回京,决定由李秀成、陈玉成统率太平军主力,管家婆平特玄机,分别沿长江南北两线月会师于武昌,迫使湘军回援,自解安庆之围。9月底,陈玉成率领北路西征军,自天京渡江北上。李秀成锐意经营江浙,对奔袭武汉、救援安庆的战略计划抱消极态度。迟至11月,为接应投靠太平军的湖北、江西边界地区的群众,李秀成才率领南路西征军从芜湖出发。1861年春,陈玉成部由安徽攻入湖北,李秀成部也经浙江转人江西境内。3月,陈玉成率军攻克黄州,进逼武昌。武昌城内一片混乱,远在安徽督军的湖北巡抚胡林翼急调水陆援军,但缓不济急。英国参赞巴夏礼(Harry Smith Parkes)从汉口赶至黄州,以保护武汉商务为名,阻止太平军进攻武汉。由于外国势力的干涉,加之南路西征军尚未赶到,陈玉成决定暂停进攻武汉,令赖文光部驻守黄州,亲率大军转攻德安、随州等地。4月,湘军在安庆城外挖掘长壕,猛攻安庆,陈玉成无奈放弃西征计划,率军从湖北回援安庆。

  6月,南路西征军进抵武昌。英国驻汉口领事金执尔(WilliamR.Gingell)赶至兴国,在与李秀成的会见中,以武力威胁,阻挠太平军进攻武汉。李秀成偏重苏浙,而轻视长江上游,同时考虑到陈玉成部已从湖北折返安庆,又顾忌外国势力的干涉,因此他在招抚湖北南部数十万群众后,便于7月匆促撤军,退至江西境内。太平军西征武汉、救援安庆的战略决策最终未能实现。李秀成退走江西后,安庆战局更为险恶。此时,湘军已无后顾之忧,集中兵力围攻安庆。陈玉成率军屯驻于安庆外围据点集贤关,与外围湘军展开激烈的争夺战,但屡屡受挫,未能与城内守军会合。9月5日,湘军用火药轰塌西北门城垣,安庆失陷,城中一万六千余名太平军将士全部阵亡,陈玉成部也遭受重创。安庆保卫战的失败,使西线太平军的精锐部队损失殆尽,这对太平天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。从此,太平天国丧失了长江沿岸的各大重镇,天京已无西部屏藩。

  在东部战场,自4月底起,李世贤率军大举进攻浙江,连克金华、义乌、严州等地,占领了浙东、浙西的大部分地区。9月下旬,李秀成率军从江西退入浙江,与李世贤部会合,攻占绍兴、宁波。

  12月底,太平军攻克杭州。自此,浙江与江苏南部地区连成一片。太平天国分别以苏州和杭州为首府,建立苏福省和浙江省。浙江和江苏南部地区成为天京的东南屏障和物资供应地,对支撑太平天国后期的艰难局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但这并不能弥补安庆失守的重大损失,无法改变军事上的被动地位。

  安庆失陷后,陈玉成率军退守庐州。1862年年初,陈玉成派部将陈得才、赖文光等三万余人,进军河南和陕西,招集兵马。5月,湘军大举围攻庐州。鉴于内无粮饷、外无救兵的情况,陈玉成决定弃城突围。在团练首领苗沛霖的蒙蔽下,陈玉成放松警惕,被苗沛霖抓捕,押送至胜保军营。6月4日,陈玉成在河南延津被害,时年二十六岁。

  太平天国后期,在内政改革上收效甚微,始终未能阻止内部危机的加重和腐败现象的蔓延。洪秀全深居简出,意志消沉,终日沉溺于宗教迷信中。他对异姓大臣猜忌甚深,任人唯亲,而宗亲多无才情和谋略,致使政出多门,朝纲紊乱。这加剧了功臣宿将的离心倾向和抵触情绪,天朝内部权力摩擦与派系斗争越演越烈。各王侯将领拥兵自重,各自为政,中央权威一落千丈。由此造成太平天国“政涣人散,外合内离”19。与此同时,洪秀全滥封王爵,助长了朝中贪渎之风,奢侈腐化问题日趋严重。许多军事将领大兴土木,修造豪华府邸,聚敛财富,耽于享乐。中下级军官纷纷效尤,天朝内部奢靡之风日炽。受此影响,贪污、行贿、赌博、吸食鸦片等恶习,在太平军中迅速蔓延,军队纪律废弛,烧杀掳掠、逃亡叛变的事件时有发生,极大地削弱了战斗力。随着军事上的屡屡失利,太平天国已是危机四伏。

  安庆失陷后,湘军控制长江中上游,掌握了军事主动权,步步进逼天京。1862年初,在曾国藩的指挥下,湘军兵分两路,主力由曾国荃率领,沿长江东下进攻天京;另一路由左宗棠督率,从江西攻入浙江。左宗棠(1812-1885),字季高、朴存,湖南湘阴人。

  1832年中举。太平天国兴起后,先后入湖南巡抚张亮基、骆秉章及曾国藩幕府。太平军攻破江南大营后,随同与曾国藩助办军务事宜。曾在湖南招兵买马,慢慢的组成了楚军。太平天国的军队攻克了杭州之后,由曾国藩推荐,担任浙江巡抚,督办军务。与此同时,曾国藩又责令李鸿章仿照湘军营制,在安徽筹建淮军,成为继湘军之后的又一支重要的地方武装。李鸿章(1823-1901),字渐甫,号少荃,安徽合肥人。道光朝进士,任翰林院编修。太平军起事后,曾协助吕贤基在安徽办理团练。1859年,人曾国藩幕府,深受器重。

  同年1月,李秀成率领五路大军从苏州、杭州出发,第二次进攻上海。中外势力在上海成立中外会防公所,筹划防御方案。4月初,李鸿章率领淮军从安庆乘坐英轮东下。抵达上海后,李鸿章受命署理江苏巡抚。5月间,淮军与常胜军(即洋枪队)、英法联军、俄军合作,在上海近郊与太平军展开激战。在浙江战场,英法联军与清军联合攻占宁波,随后英法联军分别组建定胜军和常捷军,配合左宗棠进攻浙江各地,相继攻陷青浦、慈溪等地。

  5月底,曾国荃部进抵天京,在雨花台附近扎营;彭玉麟率领水师停泊于护城河。湘军三万余人兵临城下,天京形势危急。洪秀全急令李秀成从上海撤军,回师救援天京。在上海尚未攻克、天京告急的形势下,太平军被迫处于两面应战的不利地位。6月下旬,李秀成在苏州召开军事会议,商讨对策,决定调派部分兵力驻守苏州、杭州。8月,为消除后顾之忧,李秀成在苏州召开第二次军事会议,邀集各部近四十余万太平军,兵分三路,救援天京。9月初,杨辅清率部进攻安徽南部宁国,牵制清军的增援部队;陈坤书率部进攻芜湖金柱关,截断清军粮道。10月中旬,李秀成统率太平军十万余人,猛攻雨花台湘军大营。双方在天京外围激战一个多月,太平军虽然重创湘军,但始终未能击破湘军的重重包围。11月底,太平军在攻坚战中屡屡受挫,致使军队士气低落,战斗力衰退,加之粮饷缺乏,被迫退出战斗。此次战役的失败,预示了太平天国败亡的结局,天京失陷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由于太平军主力回援天京,江浙地区防御力量减弱,左宗棠、李鸿章遂率部分别从两侧进攻浙江、江苏。在浙江境内,左宗棠率领湘军,联合定胜军和常捷军,于1863年2月攻陷绍兴。随后,湘军乘势攻克严州、金华等府县,进逼杭州。在江苏南部,李鸿章率领淮军,联合戈登统率的常胜军,以上海为基地,向西挺进。5月,攻占太仓、昆山、吴江等地。

  6月间,李秀成部在清军的拦截下被迫折回天京,太平军精锐大伤。同年冬,李秀成建议“让城别走”,却遭到洪秀全的断然拒绝。其间清军接连告捷。12月,占领苏州。1864年4月,攻陷常州。至此,太平天国丧失了浙江、苏南两大根据地,天京已无东南屏障,处于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,加之城内没有粮草,外无援兵。失败的局面已无可挽回。6月1日,洪秀全病逝,长子洪天贵福继位为幼天王。7月19日,湘军轰塌城墙,占领天京。

  天京失陷后,李秀成护卫幼主洪天贵福乘夜突围,逃入天京东南的荒山中,、被湘军俘获,后遭杀害;幼主洪天贵福在广德与洪仁开会合,转战于安徽和浙江边界,后攻入江西,兵败遇害。

  太平天国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事,纵横十八省,坚持十四年,动摇了清王朝的统治根基。太平天国之所以失败,一是没有一整套符合当时社会实际、反映广大民众要求的行之有效的方针路线;二是缺少一个团结一致、才华横溢的精英领导集团:三是日益弥漫的腐败之风腐蚀了太平天国的制度和各级官吏,制度和官吏的腐败使太平天国成为弱者;四是一些具体事情上的重大失误,如偏师北伐、天京内江等。总之,在与清政府的对抗过程中,太平天国的力量严重不足,其败亡自在情理之中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